海外游学“游而不学”谁来管?

吾读小说网

2020-01-11

海外游学“游而不学”谁来管?

2013年7月15日,陈镪被提起公诉。

海外游学“游而不学”谁来管?

  “暑假里你孩子出国游学吗?”“你家孩子准备去什么国家?”“哪家旅行社、哪家培训机构的游学质量和性价比最高?”……暑假以来,这样的对话成为沪上中小学生家长之间的热聊话题。

  游学——一个近年来愈加火爆的市场,它究竟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游”与“不游”,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真会如硬币的两面迥然不同吗?  初中生最热衷游学  家住普陀区中江路的陆女士说,早在春节过后,班级家长群里就隔三差五地出现游学的话题,还有两位家长揽下了牵头组团的活,一个去英国,一个去美国,由家长主动报名,然后再一起去旅行社团购。

她说:“我们家是工薪阶层,而且去年刚买了房子,存折上几乎没啥闲钱了。

但我们也十分纠结,要不要让孩子暑假里去游学。

不游吧,总觉得面子上过不去,游吧,还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最终,陆女士的女儿没有成行,而是以“报了一堆培训班”为由应付了群里的呼声。

  除了“钱”,还有众多因素成为家长是否替孩子选择游学的重要考量因素。

据北京大学国际文化与教育研究中心、新东方教育等联合发布的2017年国际游学蓝皮书显示,从影响游学决策的因素来看,游学参与主体即孩子的喜好具有%的决定权,其次是家长的决定权达到%,周边同学对于自己游学决策的影响力仅%,老师或亲朋推荐的比例为%和%。

  白皮书研制专家表示,游学能否成行的决策主要还是在家庭内部进行,家长对孩子的喜好非常关注,符合孩子喜好和兴趣的项目才被考虑,且家长与孩子要充分达成一致。

  从游学年龄构成来看,存在低龄化问题。

硕士及以上人群有游学意向的占%,本科生占%,高中生占%,初中生占%,小学及以下孩子占%。

分析认为,大学生以上群体由于学历和职业倾向已经比较固化,自然削弱了游学意愿,即使出国也多以旅游为主。

高中生的学业压力明显要高于初中生和小学生,所以游学人群也相对较少。

初中生正在走向成熟,他们对未来高中和大学的选择也更为迫切,因此,这个学段的人群游学最多也是意料之中的。

  各方角力抢滩市场  “游学是个巨大市场。

”此份国际游学蓝皮书选取的样本为全国51个城市近12万名在校生。

从游学目的性来看,%的人认为是“开阔视野增长见识”,%的人认为是为了“提升外语能力”,还有%的人是为了“锻炼独立自主能力”。

此外,也有学生表示,游学是为了体验中西方文化差异、了解异国的教育状况,从而为留学做准备。

  从游学目的地来看,美国始终成为热度最高的首选目的地。

因为在世界名校前200排行榜中,美国大学独占70所,其中常青藤校联盟的国际声誉极高,也是吸引留学生最重要的大学。

到这些大学造访,也自然成为游学的一项重要内容。

其次,前往英国和澳大利亚游学的热度也在升温。

特别是通过在英国的短期游学,中国家长希望孩子能领略到英伦严谨的教育规范,也能修练纯正的伦敦英语。

  据统计,2015年中国海外游学人数达到50万人次,市场规模达到120亿元,且近两年出游人数以44%的速度递增,市场规模也以45%的速度增加。

从游学活动的举办机构来看,“一个蛋糕众人分抢”的格局已经形成,旅行社、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留学中介公司,还有学生就读的学校,纷纷抢滩这个市场,体验海外名校的学习氛围、观光异国教育与文化特色,成为最大的“卖点”。

  调研结果还显示,教育培训机构的游学产品以33%的市场占有率成为消费者首选,专职游学机构以%紧随其后,排在第三位的则是就读学校的自主游学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方市场角力中,消费者对于排行第二的专职游学机构的选择倾向有增加的趋势,选择旅行社和留学中介机构的倾向性呈下降趋势。

就读学校的意愿指数大幅上升,在未来,教育培训机构与学校合作推出的游学项目,融合了机构的专业性和学校的公信力,或将成为市场主流。

  良莠不齐监管乏力  去年底,教育部等11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

当初市场的第一反应,是以为相关部门为游学大开绿灯且开始规范这一市场。

其实,这份意见所提及的“研学旅行”并非“出国游学”,而是要求将修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从而有益于孩子了解国情、热爱祖国、开阔眼界、增长知识。

  事实上,对于游学市场的监管,目前还是主要由工商和旅游部门负责,教育部门几无插手的机会。

松江区九亭四小校长张园勤说,从目前的游学市场瓜分来看,完全是民间自发行为且组织方良莠不齐,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游学内容也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

  “由于监管不力以及家长、学生在选择游学项目时缺乏理性,从而导致‘游而不学’或‘游多学少’的乱象,严重影响了游学的规范发展。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有些游学生等到了国外才发现基本上就是旅游,甚至连旅游都不如,所谓的“体验海外名校”变成到名校一日游。

最极端的例子莫过于2013年7月6日发生的一架韩亚航空客机在美国发生事故,机上搭载了70名赴美参加夏令营的中国师生,其中3名女生在坠机事故中不幸遇难。

那次事件发生后,全国不少省市的教育部门紧急出台了加强中小学生境外修学旅行活动管理的办法。

比如,有的地方禁止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游学。

  在熊丙奇看来,作为消费者的家长和学生,对待游学不够理性与盲目草率,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有的家长和学生在选择游学时存在跟风现象,还有的家长抱着就是让学生出国旅游一次的心态,能游学最好,‘只游不学’也权当一次旅游罢了。

这些想法势必助长一些机构在组织游学活动时以‘学’为名而只行‘游’之实,家长也很少有维权意识。

”他说。

  必须履行报批手续  据了解,导致游学体验不满意的因素有许多,尤其是一些不规范的游学从业机构,在境外学习、行程安排和课程设置上,完全没有自己的价值观和正确理念,只是推出了一个变种的境外旅游项目而已。

  罗阳中学校长王立英在暑假第一天就遇到一位准备出行游学的学生,但当问到目的地的情况包括地理环境、人文特色等,这名女生一无所知。

王校长说:“游学如同凑热闹,这样的情况并非个别。

”  针对游学乱象,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提出,对于由旅行社、培训机构和留学中介组织的游学,理应由工商部门监管,而对于游学涉及的教育教学内容,教育部门其实也负有一定的备案登记、日常督查的责任。

例如,应当尽快出台相应的规章政策,严禁主办单位和承办单位以任何形式将参加活动的中小学生分包、转包给未经审核的第三方机构;严禁组织小学低年级段学生参加境外修学旅行;凡涉及与境外非政府组织开展交流活动的,主办单位应当向上级教育、外事部门请示报批报备。

  此外,国际上一些成熟的海外游学监管办法也值得借鉴。

在美国,游学夏令营的带队教师是要参加相关的资质培训并持证上岗的。

在日本,主办单位必须在游学前做好活动规划,要求阐释清楚活动目的和预期的教育成效,务必要在出行前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活动结束后还要对每个细节进行评价。

(首席记者王蔚)  +1。